当前位置:cngay.com财经非国语 柳宗元 阅读试题阅读附答案[北京2019年高考语文卷]
非国语 柳宗元 阅读试题阅读附答案[北京2019年高考语文卷]
2022-12-18

非国语 柳宗元 阅读试题阅读附答案[北京2019年高考语文卷]

1,阅读下面文言文

左氏 《国语》,其文深闳杰异,固世之所耽嗜而不已也。而其说多诬淫,不概于圣。余惧世之学者溺其文采而沦于是非,是不得由中庸以入尧、舜之道。本诸理,作《非国语》。

幽王二年,西周三川皆震。伯阳父【1】曰:周将亡矣!夫天地之气,不失其序,若过其序,民乱之也。阳伏而不能出,阴迫而不能蒸,于是有地震。今三川实震,是阳失其所而镇阴也。阳失而在阴,川源必塞。源塞,国必亡。人乏财用,不亡何待?若国亡,不过十年。十年,数之纪也。夫天之所弃,不过其纪。是岁也,三川,岐山崩。幽王乃灭,周乃东迁。

非曰:山川者,特天地之物也。阴与阳者,气而游乎其间者也。自动自休,自峙自流,是恶乎与我谋?自斗自竭,自崩自缺,是恶乎为我设?彼固有所逼引,而认之者不塞则惑。夫釜鬲而爨者,必涌溢蒸都以糜百物;畦而灌者,必冲荡濆激以败土石。是特老妇老圃者之为也,犹足动乎物,又况天地之无倪,阴阳之无穷,以澒洞轇轕【2】乎其中,或会或离,或吸或吹,如轮如机,其孰能知之?且曰:源塞,国必亡。人乏财用,不亡何待?则又吾所不识也。且所谓者天事手?抑人事乎?若曰天者,则吾既陈于前矣;人也,则乏财用而取亡者,不有他术乎?而曰是川之为尤!又曰:天之所弃,不过其纪。愈甚手哉!吾无取乎尔也。

(取材于柳宗元《非国语》)

注释:【1】伯阳父:周朝大夫。【2】澒洞轇轕:弥漫无际广阔深远。

7.下列对句中加点词语的解释,不正确的一项是(3分)

①不概于圣 概:大略

②不得由中庸以入尧、舜之道 由:沿着

③特天地之物也 特:只是

④是恶乎与我谋 恶乎:于何、怎么会

⑤必涌溢蒸郁以糜百物 糜:使熟烂

⑥抑人事乎 抑:还是

⑦吾既陈于前矣 既:既然

⑧不有他术乎 术:途径、原因

A.①⑦ B.②⑧ C.③⑥ D.④⑤

8.下列对文中语句的理解,不正确的一项是(3分)

A.其文深闳杰异

《国语》文章深刻宏阔杰出特异

B.其说多诬淫

其中所言多是诬陷和混乱的

C.彼固有所逼引

以上事物本来自有其相互作用的条件

D.又况天地之无倪

又何况天地广阔无边

9.根据文意,下列理解和分析,不正确的一项是(3分)

A.柳宗元认为世人因喜好《国语》的文采而沉溺其中,模糊了是非,作此文拨乱反正。

B.伯阳父将三川震、源塞和国亡联系在一起,是以天人感应的哲学思想为基础的。

C.柳宗元以老妇烹调、老圃灌园类比,说明自然界自动自休的机理是可以被认识的。

D.此文表达了柳宗元天人相分、反对迷信的观点,体现了朴素的唯物主义思想。

10.将下面语句译为现代汉语。(4分)

①认之者不塞则惑

②吾无取乎尔也

11. 文章第三段对伯阳父的说法进行了批驳,请具体说明该段是如何逐层展开批驳的。(6分)

2,参考答案

7.A 8.B 9.C

10.参考答案:

①认同伯阳父说法的人不是孤陌寡闻的就是糊涂的

②我对于《国话》的上述说法无所采纳

1l.参考答案:

文章第三段首先批驳川震亡国说,指出自然界自动自休,与人世间的祸患没有关系:接着批驳源塞造成财用匮乏从而导致国亡说,指出财用匮乏自有其原因,不能归因于川震;最后批驳天之所弃,不过其纪说,指出此论之荒谬更甚于前者。

3,参考译文

左氏写的《国语》,那文章深刻宏大杰出奇异,确实是世人所深切爱好而不能自已的。且文中有很多荒诞虚浮之事,不仅限于圣人之事。我担心世上求学之人沉溺于它的文采而沦陷于是非判断中,因此不能由中庸之道而进入尧、舜之道。推究事理根源,创作《非国语》。

周幽王二年,西周泾、渭、洛三川之地都有地震。伯阳父说:周朝将要灭亡了!天地间的阴阳之气,不应该没有秩序;如果打乱了秩序,那也是百姓使它乱的。阳气沉伏在下,不能出来,阴气压迫着它使他不能上升,所以就会有地震发生。如今三川地区发生地震,是因为阳气离开了它原来的位置,而被阴气压在下面了。阳气不在上面却处在阴气的下面,水源就必定受阻塞。水源阻塞,国家必亡。民众财用匮乏,这样的话不亡国还等什么呢?如果是国亡,不会超过十年的。十年,这是规律。上天让你亡国,你是逃脱不了这个规律的。就在这年,泾水、渭水、洛水枯竭,岐山崩塌。周幽王灭亡,周平王将都城东迁至洛邑。

《非国语》提到:山川大地,不过是大自然的造化罢了。阴与阳,有气在其间流动。大地上的山震动了,是大地自己在动,不跟我商量?自行争斗,自然衰竭,自行崩塌,自然卤,不是为我准备的?它确实有所逼迫引导,然而(像伯阳父那样O识它的人不是无知就是糊涂。在炊器里煮饭,必定让蒸气涌溢来使食物碎烂;汲水灌溉田地,必定让水流冲荡濆激来松动土石。这些只不过是老妇烹调、老圃灌园者的作为罢了,仍然足以撼动事物,又何况天地之无边无际,阴阳之无穷无尽,而弥漫于无际广阔深远之间,有时相会有时分离,有时吸有时吹,如轮如机,谁能知道这些?又说:源头堵塞,国家必亡。百姓财用匮管,不亡还等待什么呢?那又是我所不了解的了。更何况涉及天事呢?或许是人事吗?有人认为,天,那么我已经陈列在前了;人,则缺乏财用而走向灭亡,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而认为这三川更加严重。又说:上天让你亡国,你是逃脱不了这个规律的。更加过分了!我不同意他的看法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